民黑

【锤基】《走近阿斯加德(原稿节选)》/Approaches to the Asgard(excerp

《走近阿斯加德(原稿节选)》/Approaches to the Asgard(excerpt)


配对:Thor/Loki

分级:PG

summary:某国内电视台《在科学的边缘试探——神级文明的真相》系列节目第一集,《走近阿斯加德》原稿节选

警告:通篇胡说八道,超级沙雕,M-preg(这次警告了!哈哈哈)




距那场被称作“第三次世界大战”(或“第一次银河大战”)的战争结束至今,已百年有余。百年之前,外星神级文明的横空降临,曾对整个地球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——尽管几大宗教一直不遗余力地试图证明“阿斯加德人”与智人系出同源,都是其信仰体系内真神的造物,但对于主流的世俗世界而言,有一个真相不言自明:真神不在苍穹之内。人类结束了在宇宙之中偏安一隅的百年孤独,而骤然被推入星际历史的滚滚洪流。


百年之前,全人类都是在疑虑、猜测、期待,这次前所未有的“第四类接触”,会以何种方式彻底改变我们这颗蓝色星球的命运——但这种改变却并未如期到来。


百年之后,对于我国的大多数观众而言,“阿斯加德”已是个“只闻其名,未知其详”的国度——阿斯加德与其“诸神”,在战争结束后便功成身退,彻底归隐于群星深处。他们似乎把“不再干扰地球命运”做为至高的外交原则。


而阿斯加德的现任的联合统治者,索尔.奥丁森与洛基.奥丁森,如今仅以十年为单位,与联合国进行睦邻友好的官方通信。


人类学家奥.布尔施特(All Bullshit):


“我们有理由认为,阿斯加德人对地球的’疏远’是出于善意。举个简单的例子:当第一批欧洲探险家踏上北美、大洋洲和太平洋岛屿,而他们所携带的流感、天花、肺结核和梅毒病菌,曾令高达九成的原住民命丧黄泉(叹气)。阿斯加德人尽管外观与地球人高度相似,但毕竟来自陌生的星球,携带陌生的菌群。倘若他们与地球大面积地深度接触,其福祸恐怕很难预料。”


人类学家的忧虑并非无中生有。当我们回头审视历史,会发现百年之前的接触,绝不是阿斯加德对地球的首次探访。


史学家认为,早在公元一到二世纪之间,阿斯加德人就曾造访北欧地区。公元1701年,罗曼诺夫王朝统治下的沙皇俄国正与瑞典交战,一些士兵称自己见到了“身着绿色披风、驰骋骏马之上”的神迹;随后,一种神秘的瘟疫在战场上迅速蔓延,给交战双方造成巨大的损失,也使得战争被迫提早结束。


而在我国,《宣宗实录》中记载,曾有神秘的飞船驾临都城附近,“其大如殿,其声赫赫,忽从天上来”,更有居民称,他们目睹有神仙在船上打架;飞船虽然很快离开,但随之而来的反季暴雨连绵不绝,对当年的农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。


人类学家奥.布尔施特(All Bullshit):


“你可以看到,阿斯加德人的造访,带来的常常不是什么好消息(摇头)。我是坚定的’地球自主’主义者,一颗星球的命运可以被影响,但不应被外来文化和基因植入、甚至扭转。”


尽管地球自主主义者、宗教人士和保守党派竭力主张地球在任何方面都要坚持“去阿斯加德化”,但我们的文学、戏剧和流行文化,却自发地产生了对阿斯加德的崇拜和追捧。


传播学者吉赛尔.李(yulan Lee):


“在饶舌音乐里,“阿斯加德”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已经高过了“Bitch”和“Lambo”。甚至在色情文化中,都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流派:仙宫派。尽管我们能确定,阿斯加德的两位王子已经结为配偶,但这并不能阻挡人类对异星王权和神权的性渴望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左右,成人影像中甚至有五分之一都涉及对阿斯加德人的幻想。”


著名科学家、工程师、和平主义者托尼.史塔克(Tony Stark)对此评论道:


“一个善意的忠告:人类不应该和阿斯加德人【哔——】,因为他们的【哔——】都大得像【哔——】。对自己留条活路吧,孩子。”


传播学者吉赛尔.李(yulan Lee):


“虽然网络上’想要给王子生足球队’的人很多(大笑),先不说这在伦理上是否可行,但学界主流的共识是,阿斯加德人的繁殖能力并不强。或者说,他们是一个’难以生育’的种族。”


阿斯加德常以“黄金之境”、“诸神国度”的形象在戏剧中登场,充当辉煌神秘的背景,为冒险故事增添异域风味。可其国中情形到底如何,却已很难考证。


如今我们尚能确定的一点是:阿斯加德人拥有惊人的漫长寿命。而这种对智人而言几乎难以想象的生命长度,决定了他们代际更替的速度十分缓慢。


生物学家胡硕:


“我们还不能确定阿斯加德人的平均寿命有多长,但通过现有的资料,可以推测他们的上一任统治者、阿斯加德的创立者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’万神之父’奥丁,活了至少十万年。你能想象吗?十万年里,他们才更替了一代。众所周知,阿斯加德是一个’小国寡民’的地方,它的国土资源相对有限。如果他们拥有和地球人一样的繁殖能力,那么随之而来的、源源不断的人口爆炸,对阿斯加德的生态系统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。为了维持相对稳定的生态,为了物种整体的成功延续,每个阿斯加德个体都必须极其缓慢地进行代际更替。奥丁和他的妻子在十万年间只有两个孩子,且至死再无所出。阿斯加德人大多都维持着这样的生育频率,这是长寿所必需付出的代价。”


而这样的长寿和少育,更是深刻地影响着阿斯加德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。


历史学家巴道:


“很多人都会疑惑,阿斯加德这样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外星文明,为什么还维持着相对落后的经济和政治形式。答案其实就在他们的寿命和生育里。”


在阿斯加德建国初期,奥丁曾率领军队,屡次四方出征,完成了大量的财富积累。也正是由于阿斯加德人口增长的速度缓慢,国家无法承担战争死伤带来的持续人口锐减,这样的扩张被迫停下了脚步。随后,阿斯加德的外交政策以睦邻友好为主,甚至成为了和平反战的中坚力量。


生物学家胡硕:


“当然,统治者奥丁本人的思想转变、周围几国势力的变更,都对阿斯加德的外交政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。但其中最根本的原因,仍然是阿斯加德人生命形式的独特——这是一个必须文明、必须和平的种族,野蛮和战争,给他们带来的,将会是无法挽回的人口消耗和灭顶之灾。所以地球在现阶段大可放心:我们不是神,但我们数量绝对占优。”


虽然在具体事项上尚有争论,但学界普遍的共识是,“寿命”与“繁衍”的确是解读阿斯加德的一把钥匙。顺着这条线索摸索下去,我们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个有飞船的国度,还行使着习惯法和君主制。


历史学家巴道:


“稳定而有限的人口,使得他们能够在维持君主制的同时,也能满足某种程度上的代议制民主需求,所以并不能说阿斯加德的君主制就是一言堂。此外,在阿斯加德,数十万年的国家历史,也只是一代国民的生命轨迹。在地球上,一代又一代的人改变思想、掀起革命,而在阿斯加德,一个人的思想和情感需求,终其一生,也并不会有根本性的转变。皇室和国民都是彼此的’老相识’,这是阿斯加德政体稳定的主要原因。”


时至今日,阿斯加德在重生之后,仍然维持着传统的君主统治。索尔.奥丁森是阿斯加德新任国王,洛基.奥丁森同样是新任国王,二人进行联合统治。这样的情形,在地球人看来似乎是难以理解的,但对阿斯加德人来说,他们的法律并不禁止双王临朝。


“据我们推测,除非遭遇战争,否则他们几乎没有疾病、没有早衰,阿斯加德的天赐环境,又使得他们终年丰衣足食。其结果是,阿斯加德少有经济和人命纠纷,所以’法律’似乎不在国民生活中占据重要的地位。虽然也有国之重典,但他们更倾向于以习惯、情感和道德,而不是成文法,做为其行事的标准。所以说,索尔.奥丁森和洛基.奥丁森,显然在道德和情感上,都获得了全体国民的绝对支持。”


经济学家同样持相似的看法。在地球上,解放生产力、获得财富、提高生活水平、治愈疾病、获得长寿的不竭欲望,是经济发展的永恒动力;但阿斯加德人生而拥有财富、健康和长寿,经济形势的简单和缓慢,似乎并不让人意外。


传播学者吉赛尔.李(yulan Lee):


“我们一直把阿斯加德当作是理想中的世外桃源,认为阿斯加德人天生就热情、善良、平和、与世无争。但事实是,阿斯加德简单的社会结构,并不全都出自天性——一切事出有因。当然,我要补充的是,地球人对于阿斯加德的一切推测,其实都建立在’阿斯加德人和我们有相似的需求和逻辑’的前提上,但这个前提是否成立,还有待商榷。”


但现在,阿斯加德的一切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转变——


这个转变,就是洛基.奥丁森。


人类学家奥.布尔施特(All Bullshit):


“有证据表明,洛基.奥丁森不是阿斯加德人,他来自一个被称作约顿海姆(音)的国度。而他和索尔.奥丁森的结合,是皇室的跨物种婚姻,他们的后代,也都带着双方的血统——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,他们的生育频率,已经彻底打破了阿斯加德数十万年的传统。”


阿斯加德的现任的联合统治者,索尔.奥丁森与洛基.奥丁森,如今以十年为单位,与联合国进行睦邻友好的官方通信。而在每次来信的落款处,几乎都会出现全新的名字:他们就是阿斯加德王国新出世的王子和公主。这说明,洛基.奥丁森的种族具有极强的生育能力,这种能力甚至能打破物种的壁垒;而这种能力,也极有可能会被他的后代继承。


生物学家胡硕:


“这绝非一件小事。就算阿斯加德的联合执政者在未来会有意识地控制生育,但他们数量已然十分可观的后代,仍会对阿斯加德产生深远的影响。考虑到阿斯加德人如今口总数的稀少,他们及他们生育力极强的后代,可能会在几千年间不断与同族或异族通婚、繁衍,从而在数万年间,彻底改变阿斯加德人的人种、寿命和生育频率。”


历史学家巴道:


“学界普遍认为,这会使阿斯加德由现如今的单一种族星球,最终转变为多种族的移民融合星球。这势必会改变一切——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法律,都需要顺势而变。可以说,阿斯加德如今站在历史的一个拐点上,缓慢而宏大的改革就在不远处。如果说,奥丁一朝的代表词是’稳定’,那么奥丁森一朝,则注定是变革的时代。”


直到现在,地球人对阿斯加德的认识还很少。这颗古老而崭新的星球,是否如我们所言,会有一个“彻底不同的未来”,此刻还很难预测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任何阿斯加德改革,对人类来说,都会是格外缓慢而漫长的进程。至少在奥丁森兄弟任内,我们与阿斯加德的外交关系,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也许在未来某一天,人类可以派出使者,亲自登陆阿斯加德,看一看这个传说中的美丽国度,是否真是想象中的模样。


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

TBC(?)


评论(56)

热度(907)